汪维敏、陶坤与江川章、江川太荣房屋买卖合同纠纷申诉民事裁定书

(点击数:189)

中华人民共和国bet356身份验证_bet356官方网站_bet356娱乐场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沪02民申10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汪维敏,女,1978年5月11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陶坤,男,1977年6月2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闵行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江川章(EKAWA AKIRA),男,1962年9月12日出生,现住日本东京都北区东。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嘉兴,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蔚,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江川太荣(EKAWA TAIEI),男,1992年9月30日出生,现住美国纽约州伍德赛德市。
  再审申请人汪维敏、陶坤因与被申请人江川章(EKAWA AKIRA)、江川太荣(EKAWA TAIEI)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沪01民终3550号民事判决,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汪维敏、陶坤申请再审称,第一,2016年3月2日的短信署名是“江川章携子”,江川章不是江川太荣在本次房屋房屋买卖中的受托人,江川太荣亦未以任何形式追认短信的效力,故一、二审判决将上述短信的意思表示推及江川太荣缺乏正当性。第二,2016年3月2日的短信中江川章虽使用了解除合同的字眼,但实质上是主张合同无效而非行使合同解除权,且短信中还有“希望并欢迎贵方在不受限购影响的时候,再次洽谈”的字眼,故一、二审判决遗漏重要内容,仅凭短信认定江川章、江川太荣预期违约错误。第三,其在2016年3月10日提起诉讼是为了向江川章表达异议而非行使合同解除权,主张解约违约金亦不能等同于主张解除合同,故一、二审判决认定系争合同于2016年3月24日解除错误。综上,一、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严重错误,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再审本案。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案中,首先,江川太荣从未主张2016年3月2日的短信违背其真实意思表示,且江川太荣既没有提起上诉,又没有申请再审,应视为其认可一、二审判决。其次,江川章、江川太荣在不享有解除权的情况下,于2016年3月2日向汪维敏、陶坤发出解约短信并退还20万元定金,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显然构成预期违约。再次,根据系争合同的约定,若守约方解除本合同的,须书面通知对方,且违约方需按总房价的20%向守约方支付违约金。由于江川章、江川太荣违约在先,汪维敏、陶坤有权据此解除合同。虽然汪维敏、陶坤在2016年3月10日的起诉状中没有明确提出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但是其主张江川章、江川太荣承担合同约定的总房价20%的违约金,这说明起诉状中包含了解除合同的意思,那么该起诉状副本一旦送达江川章、江川太荣即发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果,故一、二判决确定2016年3月24日为合同解除之日符合本案实际情况。综上,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汪维敏、陶坤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汪维敏、陶坤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高中伟
审 判 员  李江英
审 判 员  周 晶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王冬亮
书记员  倪晨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 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起三个月内审查,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再审;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本院院长批准。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 当事人主张的再审事由不成立,或者当事人申请再审超过法定申请再审期限、超出法定再审事由范围等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和本解释规定的申请再审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驳回再审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