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良华与上海林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居间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点击数:124)

bet356身份验证_bet356官方网站_bet356娱乐场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沪02民终1065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良华,男,1985年9月21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江西省赣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新果,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文高,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林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法定代表人:查一亮,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郝淑红,上海市百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良华因与被上诉人上海林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林涌公司)居间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4民初1055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良华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者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二、案件的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上诉人刘良华已完成向上海成途自动化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途公司)推荐林涌公司作为保荐商的居间服务,成途公司也已向林涌公司支付了顾问费用。故被上诉人林涌公司理应依照双方所签订的协议约定向上诉人足额支付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8万元的居间费用。
  林涌公司辩称:被上诉人林涌公司并不认识上诉人刘良华,也不清楚刘良华起到过何种居间作用。被上诉人仅认可上海巽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巽易公司)就成途公司的项目为被上诉人提供过居间服务,且被上诉人已向巽易公司支付过居间费用。因此,被上诉人勿需再向刘良华支付任何费用。
  刘良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林涌公司支付拖欠的居间费18万元;2、判令林涌公司支付拖欠款项的利息损失(自2017年11月1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以18万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3、本案诉讼费林涌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刘良华系金融从业人员,在某股权投资公司任职。2016年初,成途公司拟挂牌上海股权托管中心,委托刘良华介绍保荐商。刘良华遂委托巽易公司推荐保荐商,巽易公司推荐的保荐商为林涌公司。2016年5月5日,巽易公司与林涌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一份,约定巽易公司为林涌公司推荐成途公司为拟挂牌客户,协助林涌公司与客户沟通,以使林涌公司能与客户签订正式协议,辅导客户到上海股权托管中心挂牌,由林涌公司在收取客户总费用的70万元中向巽易公司支付4万元作为咨询服务费。经巽易公司介绍,刘良华与林涌公司法定代表人认识,刘良华为成途公司和林涌公司成功签约从中多次沟通联络。2016年8月1日,成途公司与林涌公司签订财务顾问协议,协议内容为成途公司委托林涌公司担任其股份制改造及上海股交中心挂牌相关业务的财务顾问,顾问费用为70万元。当月24日,林涌公司向巽易公司支付咨询服务费44,000元,开具的增值税发票金额为40,000元。同年8月31日,刘良华与巽易公司沟通咨询费事宜,巽易公司要求刘良华与林涌公司单独签约。同年9月2日,刘良华与林涌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一份,约定刘良华为林涌公司推荐和寻找合适的客户,并积极协助林涌公司与客户沟通,以使林涌公司能与客户签署正式协议,辅导客户到上海股权交易中心挂牌。协议约定林涌公司向刘良华支付咨询服务费18万元。此后刘良华多次向林涌公司催款,林涌公司以成途公司未付款为由推诿。为此涉讼。一审法院另查明:1、根据刘良华与林涌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微信聊天记录,2016年9月1日,双方曾就开增值税普通发票并扣8个点的营业税进行沟通,林涌公司对刘良华的18万元未持异议。当月双方就开展其他项目的合作多次沟通。2、成途公司于2016年8月9日至2018年1月22日分11次共计支付林涌公司顾问费70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居间合同是居间人向委托人报告订立合同的机会或者提供订立合同的媒介服务,委托人支付报酬的合同。刘良华主张其与林涌公司之间成立居间合同并履行了居间合同约定的促成林涌公司与客户成途公司成功签约的义务,但其提交的合作协议却是在刘良华主张的居间服务活动之后签订,协议内容并非对之前的居间活动作权利义务约定,也未提及林涌公司成功签约的客户成途公司,法院难以认定刘良华提交的合作协议针对的是林涌公司与成途公司签约事宜。林涌公司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其与成途公司的签约是经巽易公司的居间介绍,故刘良华要求林涌公司支付18万元居间费,依据不足,法院难以支持。需要说明的是,刘良华作为股权投资机构的从业人员,在为成途公司推荐挂牌保荐商并最终成功签约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介绍、推荐、联系、促进作用,但其起先并未经巽易公司介绍后直接与林涌公司签约,而是由巽易公司与林涌公司签约,应与规范金融行为有关。在巽易公司拒绝为刘良华走账的情况下,刘良华与林涌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林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刘良华的聊天记录也显示林涌公司对刘良华的费用并无大的异议,但由于双方的合作协议未明确溯及既往,且刘良华直接收取居间费用与林涌公司要求的开具增值税发票事宜亦有冲突,足见刘良华直接以个人名义主张居间费有违金融行为的规范要求。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刘良华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巽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朱慧琳到庭陈述成途公司的项目系刘良华介绍,林涌公司承诺支付刘良华18万元。该事实有2018年12月10日的法庭审理笔录及朱慧琳提交的情况说明为证。上诉人对朱慧琳的陈述和情况说明予以认可,被上诉人则表示对此不予认可。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本案中,首先,刘良华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巽易公司与林涌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刘良华与林涌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刘良华与林涌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微信聊天记录、巽易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及其法定代表人的证人证言等证据,结合刘良华与林涌公司不存在其他合作关系的事实,应足以认定刘良华在成途公司项目中,起到了介绍作用,履行了居间义务。其次,针对刘良华与林涌公司所签订的合作协议,林涌公司一开始表示从未见过该协议,后又认可该协议是为双方今后合作所预签,前后的表述存在严重的矛盾之处。刘良华则主张该协议是在介绍完成途公司项目后,因价格等原因再次磋商后所签的。相较而言,刘良华的主张更具备高度可能性。再次,林涌公司认可曾与巽易公司就成途公司项目签订过的居间费用为25万元的合作协议,后又与巽易公司签订了4万元居间费用的合作协议,林涌公司并不能合理解释为何同一个项目的居间费用可以有如此明显的差异。而巽易公司陈述是在协商调整居间费用后,将居间费用为25万元的协议拆分为居间费用为4万元和居间费用为18万元的两份协议,分别由林涌公司支付给巽易公司和刘良华,该陈述能与在案证据相印证,具有合理性。有基于此,可以认定刘良华已完成居间服务,应当依照与林涌公司的约定获取居间报酬。关于利息,因刘良华在二审中向本院提交放弃利息的申请,系自愿处分其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本院予以准许。
  综上所述,刘良华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审判决有所不当,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4民初10553号民事判决;
  二、上海林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刘良华人民币180,000元。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950元,由上海林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900元,由上海林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法官助理  奚 懿

 

审 判 长  季 磊
审 判 员  郑 璐
审 判 员  汤佳岭


二○一九年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潘 喆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